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文娱  >  书画  >  展会推荐
《水墨兰亭》——郎照玉临帖专辑
发布时间: 2021-03-18 16:49 稿源: 中国兰州网   编辑:郎照玉

 

  郎照玉 1983年出生于甘肃岷县,甘肃省书协理事,兰州市书协副主席,兰州市城关区美协主席、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会员,甘肃书协省直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学术委员会委员,甘肃书协培训中心授课教师,中国书协“翰墨薪传”西北五省书法教师培训项目授课教师,中国书协西部新秀理论班成员,中国书协西部书界高级研修班成员,“国家艺术基金西部地区青年书法创作人才班”学员,甘肃书法院书法家,兰州大学书法学院特聘助教,墨池学院导师,甘肃省青年书协副秘书长、隶书委员会秘书长,甘肃省青联委员。先后被中国书协、甘肃书协授予“先进个人”“优秀书法家”“优秀志愿者”“先进工作者”称号,被中国文联、中国书协授予“向人民汇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文质兼美优秀基层书法家称号,被兰州市委、市政府评为首批“金城文化名家”“青年专家”并设立“金城文化名家工作室”“青年专家工作室”。

  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协的展览11次并参与主办的活动两次,入展甘肃书协的展览40次并有4次获奖,入展其他省书协的展览50次并有8次获奖,入展其他全国商业展800余次并有80次获奖,有论文、散文70余篇发表于《中国书法》等国家级报刊,市级以上报刊专版专题宣传70余次,编印个人书法作品集8册,有近百幅作品被刻碑并被各地博物馆、张海艺术馆等机构收藏。新浪、搜狐、百度、谷歌等相关网页有关词条一千余条,主编《书法创作教程》(楷书)卷。

我心依旧(代序)

郎照玉

       2019年的习作册子将由重庆《水墨兰亭》杂志社编印,这也是《水墨兰亭》第三次为我编印册子了,第一次是2014年,全部是隶书,第二次是2017年,全部是行草。2019年,是我人生的关键一年,结束了我从事了15年的教育生活,今年36岁的我,回顾自己15年的教育生涯,我感慨万千!回顾自己走过的近十年的习书生活,酸甜苦辣都是歌!面对新的工作环境,我将全力以赴,倾尽全力!
       2019年,是我人生当中不同寻常的一年,对走过的路应该到反思和总结的时候了,只有不断的反思和总结,才会理性的面对新的生活!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书法创作,就是在解决了基本技法后理性书写自己心灵轨迹的过程,其中包涵了书家的所思所想,对人生、社会、家庭等等各个方面,所以,书家真正用“心”创作出来的作品,如果没有书家自己的解读,别人是不会读懂其作品的,因为他们只能从出处、创新、技法、章法、墨法等书法最基本的要素方面做粗浅的了解,这是不对的。所以,要学会品读作品,要先了解书家,才能读懂其作品,这也就是我平时所说的“我们是写字的,不是字写我们的”“书法,是写人的过程”。所以我认为,真正成功的、受人尊重的书法家,除了他有极强的书写能力之外,更多的是他的为人处世和做事做人,二者缺一不可。
       今年整个暑假,我都在反思自己自2004年参加工作以来的整个历程,恍惚一切都在梦中,但在现实面前,理性和冷静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我们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生活,但可以选择自己的活法。从2004年8月在岷县禾驮学区石门小学踏上讲台,到2005年8月调入岷县禾驮乡中心小学、2007年8月调入岷县禾驮乡初级中学、2015年7月被人才引进到兰州市城关区民主西路小学,环境的变化也伴随着我的成长和生活阅历的积累!我是无法用语言表达这几所学校对我的养育之恩的,因为爱的深沉之后一切的语言都是苍白的,包括给了我机遇和平台、帮助的每一位贵人,唯有努力珍惜现在和明天,才是最好的报答!
        一幅书法作品要包含好多,但在创作时一定要单纯,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单纯、干净的书法作品。但由于今年的“想法”太多,所以也很难静下来创作,偶尔创作,也都是疲于应酬,几乎没有自己满意的作品。写打比赛作品的时间也没了,偶尔参加几个展赛,作品也是充当了炮灰,伤心难过之后反思其因,就是因为在作品上没有下功夫,只是划拉出来满足了当时已参加投稿的心理,我又对我参加全国商业展突破一千的目标产生质疑,距离一千大关还有一百多个,尤其是这两年,基本远离竞赛性大展,似可回归平静,然却无法平静,没有平静,如何保持状态?继续在古人中游走是一方面,如何探索属于自己想要表达的线性语言则是更重要的一面。前者是容易去做,后者则可遇不可求,但努力向着这个方向前进,则是视书法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我必须要做的事。或许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实现。但努力过就无悔!前几天为某好友创作国展作品找素材,无意当中翻开前几年参加某一全国有一定影响的商业展的作品集,又是一阵感叹:昔日我们一起参加展览的战友们,有些已经成为全国名家和重大展赛的评委,有些已经在当地书协担任领导职务,有些已经淡出“江湖”,没了音信,唯有我们少数人至今还在“展场”上拼命!但我心依旧,依旧有打比赛的决心,因为我知道这只是一个阶段,待过完这个阶段就一切平静自然了,现在需要极力保持状态不下滑。
       今生结缘书法,这是我的宿命,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义无反顾地遵从上帝的这份安排,或许这条路上我比较痛苦、比较清贫、比较孤独,但如果有朝一日让我决绝地跟她说分手再见的时候,我是做不到的!因为这是我的根,我的所有情愫都在这里!鉴于此,唯有努力临帖才是最好的走路方式!我在《书法导报》今年“经典精临”栏目的文章题目是《我的己亥临帖观》,我在该文中说“待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走过的临帖道路,最起码说某某碑帖我曾经尝试过,那就不愧自己的习书之路”。所以,我有意识的尝试临摹了不同时期的各种书体习作四十幅编印成册,既是对自己今年习书的一个小节,也是对关爱、关注我的亲友们的一个暂时交待,说明在书法这条路上,我还在拼命,还在路上!
       行文至此,接到《书法报》袁锐老师的微信邀请,特邀我参加报社的一个展览,袁老师谦恭和蔼,对我支持展览感恩于心,一种歉疚堵塞了我把行文继续写下去的的思路,又回到了17年前:我从2002年上陇西师范期间订阅《书法报》至今,从最早的忠实读者,到后来的作者,又到现在的不合格读者,我很愧疚,支持报社的展览活动我义不容辞。想当初为我编发作品和文章、专版专题的编辑老师们有些已经退休,有些离岗,“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幕后英雄们不知培养出了多少书坛英雄,而我的成长也离不开《书法报》的培养,从原来的投稿到现在的特邀,而袁老师的几句感激之语为我的做人上了好好一课。感慨之后对自己又是一阵担忧……
       算来这是我编印的第十本习作册子了,同样,跟前九本册子一样,序言还是以一首歌曲命名题目,这要形成惯例。突然想起姜育恒《再回首》里有一句“我心依旧”,也有《我心依旧》这一首歌,红蔷薇演唱。“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为了我的“梦”,“不管明天我要面对,多少伤痛和迷惑”“只有那无尽的路伴着我”……

                                                                                                                                                                                      2019年8月16日于兰州赴达布沟客车上

 

 

 

稿源:中国兰州网   编辑:郎照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