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文娱  >  书画  >  收藏拍卖
试析书论、画论对书画鉴定的作用
发布时间: 2021-03-10 16:32 稿源: 美术报   编辑:郎照玉

王原祁 仿李营丘笔意轴 47.3×66.4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彭晓东  

       书画收藏、鉴定是一门兼具实用性和学术性的学问,需要一定的书画阅历、文史和艺术方面的知识。对于中国书画作品的鉴定,既不能脱离书画史研究的基础,也需要对历代书论、画论有一定程度的掌握,进而了解书派、画派的渊源流变,准确把握时代风格。

  书画收藏既要“看对”,又要“估准”,除了理论知识的储备,还需要深入市场,参与“实战”,不断提高鉴藏能力,用活、用好“放大镜、显微镜、聚光镜、反光镜”这样“四面镜子”。本期将结合实例说明这几种辅助手段对鉴定、收藏的指导作用。

  中国书画鉴定的常用方法有目鉴和考证。目鉴,就是鉴定者用眼睛,通过笔墨的个性特点凭经验去分析作品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以及相关的印章、款印、纸张、装裱形制等。比较有代表性的鉴定家有张珩、谢稚柳等。考证,鉴定者通过作品中所表现的题材内容、服饰、建筑及题款内容的年代等画面因素,用书画史、文学史、历史、文化史等文献知识与作者实际情况进行辨析和验证而得出结论。国内老一辈鉴定大家徐邦达、启功、傅熹年等比较强调这种方法。

  这两种方法各有所长,如对于存世比较多的作品,用目鉴可以比较快捷地得出答案,前提是要掌握文史知识以及记忆储存大量的图片信息,才可以准确鉴别。而相对留存作品稀少,可资对比资料少,通过一些文献资料的梳理,考证就显得比较重要。但是,在实际的鉴定过程中,两者是相辅相成,综合运用,有利于做出切合实际的结论。

  书论、画论是考证运用比较多的文献资料之一,也是学习鉴定的必读物。近代著名艺术史学家俞剑华曾从画史、画法、画理、画鉴、画诗、丛书等类别开过一个书单,每一个类目都例举了详细书目,如在画理类,举了涵盖历代画论54种的《画论丛刊》。话题转到书论、画论等文献资料对鉴定的实际作用。分述几点如下:

  书论、画论中的有些论述是书画鉴定的要点。在我们实际鉴定的过程中,往往这些要点会成为鉴定的主要因素。通过部分文献资料的梳理,如,我们粗略整理《历代书法论文选》中有14条为鉴定书法的要点。兹录几则如下:“思翁行押尤得力《争坐位帖》,故用笔圆劲,视元人几欲超乘而上。此跋其加意所书,精采溢发,直与鲁公相质于千载之上,不惟来学可资为津逮也。(清何焯《义门题跋》)”;“成亲王初学赵吴兴,不失尺寸,所刻《诒晋斋》可按也。晚学欧阳,以得《化度寺》原石本于吴荷屋也。”(清杨守敬《学书迩言》)。

  而在《中国古代画论类编》有32条为鉴定绘画的要点。如,“元以前多不用款,款或隐之石隙,恐书不精,有伤画局,后来书绘并工,附丽成观。(明沈颢《画塵·落款》)”、“古画多赝本,良贾亦能辨之。视其绢色、墨迹。图书之新旧,宋绢极细,明绢则粗。宋元人画多不用纸,董华亭晚年常用绫,皆其闺房内所求,今亦有赝本。至于赏鉴之家,以笔墨气韵为主。古画重装,亦有失神者,而其骨力自在。至六法未谙,用笔破败者,则尤其易见者也”(清朝邹一桂《小山画谱·赏识》);“江南周文矩士女面一如昉(周昉),衣纹作战笔,此盖布纹也。惟以此为别。昉(周昉)笔秀润匀细。”(宋朝米芾《画史》)从以上可见,博闻强记,多研读书论、画论对书画鉴定有直接作用。

  历代书论、画论的编撰者一般都是比较有成就的艺术创作者或是眼力超群鉴赏家的经验之谈。这些书论和画论虽没有完整的文本体系,大多都是零星的只言片语,但是留存下来的这些古书论、画论也代表了当时书画鉴赏的高水准,研读前人的书画鉴定经验有利于书画鉴定。

  宋朝的艺术大家、鉴赏大家米芾写的《书史》、《画史》,“清四王”的山水大家王原祁,其写就的《雨窗漫笔》总计10则,其中1则为自序,计1247字,从绘画技巧到绘画鉴赏等方面都做出了比较详实的论述,对后世产生了比较重要作用。近代余绍宋曾说:“此(指《雨窗漫笔》)寥寥九条颇多精义,固学画者所当亟读者也”。近代俞剑华说:“此编全书虽无组织,各节尚有变化,且原祁以后之论画者多受其影响。”两位艺术史家都对其作出了比较高的评价,可见王原祁《雨窗漫笔》的重要。

  再如,20世纪著名的书画鉴定大家王季迁的鉴赏实践思想即来自于王原祁《雨窗漫笔》。杨凯琳编著的《王季迁读画笔记》多次提到王原祁的影响,“王原祁的《雨窗漫笔》对王季迁看画和画画影响最大。”“王原祁的画论也影响王季迁的鉴赏和买画的偏爱。”

  书论和画论有利于理解中国书画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会利于正确辨别书画真伪和鉴赏书画的高下。我们常说,学习文史类的人比较容易学习鉴定,从实际情况来说,鉴定就是对文史知识的检验。因为画上题跋、诗词、纪年、款识、建筑、服饰等都是需要对文史知识的了解或者掌握。如,清朝范玑在《过云楼论画人物》中指出:“画人物须先考历朝冠服、仪仗、器具、制度之不同,见书籍之后先,勿以不经见而裁之,未有者参之,若汉之故事,唐之陈设,不贻笑于有识耶?”可知,对于绘画者来说,如果不了解历史是会出错的,而对于鉴定家来说,如果知晓这方面的知识,也就不难辨别这类作品真伪。

  书论、画论是艺术作品的文字解读,是艺术史的重要部分,研读其可以比较深刻地理解笔墨真谛。文字和艺术作品两者之间相互联系,又有异同。如,艺术作品中的笔墨是一个抽象概念,但是这个抽象笔墨确是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而当我们直接面对作品时,不一定很容易理解某艺术家的笔墨特征,可当我们把文献里的书论与画论相互研读时,会豁然开朗。如,清朝钱泳评王文治书法说:“中年得张即之书迹临摹,遂入轻佻一路,如同秋娘薄粉,骨骼清纤,姿态自佳,而欠庄重”。从钱评王的语句分析看,似为讥讽王书法的媚,但是我们仔细分析王文治的作品,这个话可看成是鉴定王文治书法的要点方法之一。

  书画鉴定是一个复杂的辨别过程,要对书画做出比较可靠的鉴别,熟悉各大家笔墨,掌握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以及材质、装裱、印章等辅助依据,研读书论、画论等文献资料亦能帮助审定书画。

稿源:美术报   编辑:郎照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