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文娱  >  娱乐  >  综艺速递
重塑、五条人曝光激增,“乐队像一个古城变网红”
发布时间: 2020-11-20 09:05 稿源: 新京报   编辑:高贵祥

  10月5日,北京延庆刮着降温以来的首场寒风,然而萧瑟的天气却没有影响“黄牛”小东(化名)的热情。这一天是2020年北京草莓音乐节演出首日。小东早上八点多就抢占了世园会停车场最好的位置,但直到下午三点,他收到的“退票”只有寥寥几份。“我没想到这场子这么热。”

  小白(化名)今年第一次去音乐节,预售当日门票几乎半分钟内就售罄了。据悉开演前几天,网上转卖的预售单日票已经从420元涨到了600元,三日票则直接由1080元飙升至1800元一张,这样的价格也要拼手速才能刷到。“主要是今年来的知名乐队太多了。”小白看了两季《乐队的夏天》(下文简称《乐夏》),自称是半个新乐迷。今年的北京草莓音乐节集中了新裤子、重塑雕像的权利(以下简称重塑)、五条人、九连真人、大波浪等众多节目中的人气乐队,“我身边很多人想来,但都买不到票。”

  乐队成为商业噱头,是从2019年《乐夏》第一季横空出世起。以此作为跳板,乐队逐渐从小众流行走向大众出圈,其商业价值也随之水涨船高,不仅限于音乐节。新京报记者盘点了15支人气乐队综艺后的部分工作发展,其中新裤子参与了《奇葩说》《乘风破浪的姐姐》等大热综艺的录制;五条人做客直播间并开淘宝店卖周边,单品月销量破千;Mandarin则在两个月内承接了超过十个知名品牌的推广。乐队似乎正走向一条明晰的大众商业变现道路。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过去属于精英圈层的乐队及乐迷,并没有遭到“大众”翻天覆地的搅动。他们仍享受于“遗世独立”的音乐,没有把自己归入所谓娱乐艺人的圈子。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商业、综艺都是顺势而为的事,但对乐队的艺术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更关注乐队的艺术价值。”

  现象

  商演、代言、综艺增多,年轻、潮流乐队更受青睐

  在如今的乐队市场,曾获得《乐夏》第一季HOT1的新裤子,无疑是商业化的最大赢家。据不完全统计,新裤子仅2020年接到的品牌代言推广就多达9个,其中包括某大型快消家居品牌、汽水饮料、咖啡等。除此之外,新裤子也登上了6·18、8·15等全民购物节晚会,还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与宁静、张雨绮等“姐姐”欢唱共舞。新裤子主唱彭磊曾在采访时透露,以前乐队每周差不多工作两天就可以,如今每天都满了。键盘手庞宽也坦言,现在每天睡觉前都要想一下,明天要去哪儿,做什么,“真的很累。”除新裤子之外,第一季HOT5乐队痛仰、刺猬、Click15#、盘尼西林在过去一年的通告热度,也不亚于爱豆在巅峰期的状态。

  而从代言数量、品牌调性来看,气质偏年轻、流行的乐队更受到商业的推崇。例如曲风偏流行的旅行团乐队,虽然第一季仅获第七名,但其商业推广数量、能力均优于位列第二、三名的痛仰,刺猬,而他们在电视综艺《歌手:当打之年》中的亮相也再次夯实了其大众基础,获得更多金主爸爸的青睐。

  而第二季中代表年轻、新潮的乐队Mandarin也是很好的例证。虽然他们未能进入总决赛,但两个月内其代言推广已多达13个,其中包括数码、汽车、护肤品、电商平台等多个高端大众品类。据悉,他们的全国巡演门票也在几分钟内迅速售罄,目前已在筹备2021年的演出。

  乐队这个曾经与说唱、街舞等同样被视为“小众艺术”的群体,似乎正在逐渐且全面地打开大众市场。

  影响

  商业闭环从小到大,重振小众音乐乐迷信心

  “实际上无论是新裤子、五条人,还是重塑,在垂直市场一直是王者,过去一点儿也不惨。”沈玥直言。摩登天空从1997年成立至今,旗下运营过至少四十支乐队,新裤子、痛仰、重塑、五条人、达达、大波浪等均在其中。虽然过去乐队的曝光度、话题热度不高,但也并非“惨淡经营”。例如新裤子早在2006年就曾举行全国巡演,18场均爆满;2018年的《乐夏》播出前的巡演,其门票开售后也直接因为人数太多而系统崩溃。

  同样作为独立乐队的重塑,早在2007年就前往美国举办巡演,音乐风格受到了大量海外乐迷的欢迎。2011年之后,重塑也受邀参加过多个数码、快时尚、运动品牌举办的音乐商演,是高端金主爸爸的宠儿。

  在沈玥看来,参加《乐夏》前的新裤子、重塑等头部乐队的收入,在所有活跃的音乐人中已算“中上等”,只是他们的受众市场并非“大众”,而是小众的“精英阶层”,例如创意、美术、策划、时尚等。这些品牌主从20年前就从未与独立音乐分家,且靠着一票拥有独立审美的年轻人,形成了规模化的市场。“即便只有一个比较小众的市场,但也是(有市场)在支持着他们。这本身就是一个商业闭环。”

  而综艺对乐队的改变,只是将小闭环扩大为大闭环。“大家热情更高了,票卖得更快了,大众快消品牌会来邀约了”,沈玥坦言。此前,乐队的调性、受众阶层、审美取向,对品牌而言是有价值的,但在洽谈过程中往往会因知名度“落选”,而综艺让乐队构成全民话题,最大的帮助就是补足了这最后一个短板。

  反之,沈玥认为《乐夏》最大的成功,其实是让原本平时不怎么看综艺的独立乐队受众,重新关注了娱乐化节目,且独立音乐也在大众追捧下拥有了更多“话语权”,获得难得的审美认可。“原来乐迷们认为乐队、摇滚乐代表更时髦、更高级的审美,但谁认可呢?而节目播出后,大家都说,‘节目好火,你们果然是对的’。”

  无奈

  从精英化到世俗化,少有人真去了解小众音乐

  如果把乐队比作一个风景很好却十分小众的古城,其实这里早已远近闻名,艺术家和诗人常常来此饮酒作乐。直到有一天通过大众媒体,越来越多的普通游客来这里打卡、消费,它变成了一个世俗的网红景点,“古城里的人应该更多是觉得无奈。”沈玥直言,“因为它变得庸俗化了。过去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乐夏》播出之后,新裤子、Mandarin等乐队的巡演门票和往常一样,几秒钟内迅速售罄。草莓音乐节、麦田音乐节也变得一票难求,连带着其中没上过节目的乐队也“蹭”到了一些曝光度。而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现场,新裤子的粉丝甚至不比姐姐们少,大多数人都能哼唱几句新裤子的经典歌曲。

  但乐队和圈内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台上的姐姐还是台下的观众,其实大多数人听不懂乐队在音乐中的表达,综艺、商演更多对乐队而言只是“赚钱”的活动,他们并不期待能通过这种方式,增长几个真正懂他们的歌迷。

  “今年五条人这么火,也是因为他们在节目里说了一些话。但有多少人真的听明白他们的音乐?”在沈玥看来,综艺给乐队带来的所谓“乐迷”,绝大多数都是“粉丝”,只有寥寥可数的人会真的因为重塑去关注后朋克音乐,去深刻理解重塑过往的每一首歌曲,甚至很多真正的乐迷会在热度的挤压之下,难以再抢到乐队线下演出的门票。“过去疫情前的草莓音乐节,最多达到8个舞台,几万张门票,也时有售罄的情况,但来的都是纯喜欢小众音乐的人。”

  发展

  热度只是一时,商业对艺术价值无意义

  “如果说《乐夏》会让HOT 10的乐队获得一点流量,其中也只有极少能持续半年以上。”沈玥坦言。从《中国新说唱》到《乐夏》,无论是一个艺人还是一个团体,当有热点话题和曝光的时候,大众知名度迅速提升,商业、机会纷至沓来是常事。乐队本身并没有因此产生极大的成就感。反而,他们将商业与音乐,界定得泾渭分明——商业、综艺都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事,不会影响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以及创作音乐的原则。

  重塑的主唱华东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曾坦言,重塑不想再参加综艺,因为会令乐队没有太多时间放在自己的事情上,“综艺有它特殊的属性,我们可以在短时期内参加,尽能力完成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成绩,但是做不到长期参加这个东西。”他表示,《乐夏》不会让重塑有任何改变,包括绝对不会把大众、市场作为创作的先决条件或者考虑因素。

  “如果他们不愿意参加综艺,我们会跟他们沟通、解释,但也尊重他们的想法。”沈玥表示,《乐夏》之后,摩登天空对乐队的运营方式并没有大调整,商业、综艺等更多是顺势而为,但并不会让乐队因为曝光,而改变自己的言谈举止方式,或者让他们迎合市场做不利于音乐性的创作。

  在沈玥看来,真正推动乐队发展,让乐队从树村“死磕”走向能赚上钱的好日子的,并不是综艺节目,而是整个音乐市场的进步。二十年前,每个人都可以随意在网络上搜索、下载歌曲,不需要付费,不讲究版权。侵权的网站也不用给创作者任何赔偿。如今版权线上发行逐渐规范,音乐人权利得到更大保证,与此同时音乐节在全国蓬勃发展,即便没有综艺曝光,乐队也可以凭借作品活下来,甚至活得很好。

  沈玥以闻名于世的艺术家举例。如果他们在去世之前,拥有了一位特别厉害的经纪人,把他和他的作品打造成“明星”,让他在有生之年衣食无忧,但对艺术家的艺术价值有影响吗?“好的乐队,始终是好的乐队。我们更关注他们的艺术价值。”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赫

稿源: 新京报   编辑:高贵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