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文娱  >  娱乐  >  综艺速递
陆川 不希望电影院在我们这一代消亡
发布时间: 2020-06-23 13:49 稿源: 新京报   编辑:高贵祥

  陆川最近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他执导的动作电影《749局》的后期工作中,因为疫情原因,国外的特效团队和中方团队正在努力线上沟通加快赶工。“结尾由五六个动作段落构成,是殊死之战,后期工作量巨大,也非常难。”

  对于最近多部原本在院线上映的电影转线上平台播放,陆川虽然持包容态度,但在他看来,去电影院看电影是特别幸福和特别有仪式感的事,“不希望看到电影院在我们这一代消亡,因为电影院对我而言,算是一种信仰。”

   新片故事桥段不存在影射

  疫情期间,陆川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动作电影《749局》的后期工作中。该片由陆川自编自导,王俊凯、苗苗、郑恺、任敏、辛柏青等主演,影片灵感源于导演陆川军校毕业后在749部队工作的一段经历,讲述了一个少年成长冒险的故事,有导演自己的青春记忆和成长印记。

  陆川透露,这次疫情对《749局》的后期制作影响相当大,“疫情暴发的时候,正是后期工作尤其是特效镜头要全面铺开制作的阶段。”因为影片的特效团队不仅有中方团队,还有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外团队,疫情在国内外暴发使得很多供应商都停工了。

  不过,《749局》的后期制作没有停工,“我们一直在反复打磨剪辑。中方团队接替了一大部分后期预览工作,他们在大年初五就复工了,部分核心团队千方百计回到了北京,还有一大部分工作人员在各地家中异地办公,小伙伴们进步非常快;我们的美方视效总监也是在洛杉矶家中和我们视频沟通工作。这段时间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供应商也在逐步复工,希望可以把因为疫情损失的进度逐步弥补回来。”陆川对新京报记者说。

  《749局》中有大量动作、冒险元素,需要大量特效支撑。导演陆川说,“特别是结尾那组戏由五六个动作段落构成,是殊死之战,是全片的戏剧和情感高潮,拍的时候全组上下确实都拼了全力。后期工作量巨大,也非常难。”

  据悉,《749局》中有关于“封城”、“大撤离”等场景,与之前疫情下的环境有些相似。对此巧合,导演陆川表示,《749局》的剧本是三年前完成的,2018年10月开机,2019年7月杀青,拍了9个月。在疫情发生前,全片就已经完成拍摄了。“刚好有一些非常类似的灾难场景,真的是巧合,完全没有任何影射的想法。可能有个主题是相近的,就是面对灾难的抗争和对同胞的拯救。”

   亲子时光辅导,崩溃是常态

  对陆川来说,这次疫情带来的最大变化是生活突然变得非常规律,有了很多时间陪父母吃饭,陪孩子玩,挺享受的。因为疫情原因,学校一直延期开学,陆川就给4岁半的儿子小葫芦充当起了代课老师,在家教学。他在微博上说:“已经把小学三年级之前的语文数学英语课都备好了……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几个月的“教学”工作下来,陆川也深有感触:“辅导孩子学习绝对是一件伤害父子感情的工作,崩溃是常态。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变成魔鬼,要努力控制音量和语气。”不过,陆川也感受到小葫芦在学习上的巨大进步,“现在想骗他已经有点难度了,比如用酸奶来代替冰激凌就已经不行了,‘这明明写着酸奶’,小葫芦竟然会指着包装盒上的酸奶字样来戳穿我们。”

   电影院对我而言,是一种信仰

  《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我们永不言弃》……自春节档开始,已经陆续有多部原本在院线上映的电影转线上平台播放,对于此现象,陆川显示出一种包容的态度,他认为作为电影人似乎应该去拥抱和接纳不同形式的观影方式,任何一种发行手段的存在背后可能都有市场的逻辑和需求。不过,对他而言,还是“不希望看到电影院在我们这一代消亡,因为电影院对我而言,算是一种信仰。我真心觉得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看电影,是特别幸福的,特别有仪式感的。”

  陆川表示《749局》的团队一直在为影片能登上大银幕而努力工作。“疫情不会永远不结束,作为电影导演,我希望等到银幕重新点亮的时候。”而对于不久之后影院复工,陆川希望影院可以系统地复映一遍中国电影史上那些经典之作。

  -陆川导演代表作品

  电影:《寻枪》2002年、《可可西里》2004年、《南京!南京!》2009年、《王的盛宴》2012年

  待映影片:《749局》

  【感悟】

  疫情给我个人的感受是,表面上是个人可以随意行走的空间被局限了,生活似乎变得局促缓慢起来,但是却让思绪更为沉静,有了更广大的空间去遨游。

  我自己也恶补了大批的电影以及英剧美剧,印象比较深的是《杰出公民》《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冷战》。

  ——陆川谈近期观影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稿源:新京报   编辑:高贵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