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网  >  文娱  >  书画  >  作品赏析

西泠守护者之一 ——阮性山


稿源:人民网 编辑:安成 发布时间:2017-10-13 09:49      【选择字号:

  阮性山作品

  在中国近代艺术史上,阮性山仅着字数行,称其擅设色花卉,尤擅梅竹,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年病聋,忘世绝俗,专心绘事。著有《近代浙江画人录》、《杭州风俗志》、《阮性山画梅册》、《木石居诗集》等。然而,阮性山登上艺坛的最初信息却是转让藏品。

  那大约是1939年间的事。唐云与朋友来楚生搭档出席各种笔会或举办书画篆刻展览。售画解决了生计,他开始涉足文玩古董的收藏。唐云收藏字画也收藏杂件。在某次朋友的饭局上听说有位叫阮性山的要出让一把老壶,而且是一把曼生壶。唐云灵敏的嗅觉抓住了这一信息。次日下午,唐云到老城隍庙的茶楼刚落座,朋友陪着阮性山如约而至。阮性山的外貌文弱恬静,是同乡而且也喜欢艺术,这让唐云顿生好感。当阮性山将紫砂壶放到八仙桌上时,其古朴的造型与滋润的包浆使唐云喜不自胜。他捧起紫砂壶欣赏,其造型应该称为合欢壶,其壶刻铭为——试阳羡茶,煮合江水,坡仙之徒,皆大欢喜——是陈鸿寿的风格。再看壶底,有“阿曼陀室”四字底款……这不是传说,是一把真正的曼生壶。唐云那个喜欢劲呀,抱着就不肯放手了。唐云让开价,阮性山举起四根指头。那时四根指头意为四两黄金,虽然是小两,但也是一笔巨款。唐云展现出只要自己喜欢的,纵使花费千金也不讨价还价的腕范。他让阮性山在茶楼略等,一路急跑,从朋友家借到一把散碎纸票,到钱庄兑成四两黄金,才喜滋滋地抱着曼生壶回家。当将宝贝捧在手上时,那壶上微温而不烫手的暖意传递于他的肌肤。合欢壶的深紫颜色,泛着一种青光,薄的胎坯,规整的造型,时代久远的色香之韵,顿然感到这壶留与他无限的情意,心中泛起的是画,是诗和音乐的思绪。他把觅得的第一把曼生壶视作标本,以此为开端,又陆续收进七把曼生壶。半个世纪过去,曼生壶拍卖价动辄逾百万。按时价计算,那把曼生壶可换25斤黄金。四两黄金可放在兜里,而25斤则要放满一只大保险柜了。后来唐云艺术馆成立时,八把曼生壶又成为镇馆之宝……

  拨开历史的迷雾,1939年间的阮性山是迫不得已才出让藏品。那时杭州也被日本人所占,阮性山不愿出任伪职,隐姓埋名游艺于上海杭州之间。文史资料记载抗战期间西泠印社的其他人大都避居上海,是韩登安守护着西泠孤山的那片社产。其实阮性山也是守护者。阮性山的艺运不如唐云,画卖不动,也没多少人请他刻印,可一家老少等着开伙,他只能腆着脸面出让家藏。坊间怎么议论,他也不出面辩解。

  1949年中国迎来沧桑巨变。与他同时守望西泠印社的韩登安后来被任命为政协委员,迈开了新社会的艺术人生。朋友们想起了这位话语不多的朋友,在马一浮、张宗祥等的推荐下,阮性山受聘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一者有了施展才艺的场所,再者每月领40来元的车马费,也够一家人开销了。对此阮性山非常感激,此后但凡上级下达创作任务,他都按时按质完成。但凡有年轻人向他请教,阮性山都会手把手地传授。当年吴朴堂19岁时曾为阮性山治印,遂致时誉。他欲拜师学艺,阮性山觉得自己的本事有限,为了让其更有出息,特地将吴朴堂介绍至王福厂处,使其成就了一番事业。又如郭若愚来拜师,阮性山知其也随郭沫若、郑振铎、邓散木等大家学习古文字和文物考古等,也不再推让,就书画金石篆刻等多方面给予指导,使其很早就在古文研究方面取得可观的成绩。

  到20世纪60年代初,出生于1891年的阮性山已近70岁,但他仍能作画,耳聋后尤擅画墨梅。孔子说其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那是哲人之言。一般而论,人到70岁时,该说的话说了,该做的事做了,已经到了含饴弄孙乐享天年的境界。可阮性山还要做一件大事,那是冥冥之中要他去做的。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