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网  >  文娱  >  书画  >  书画名家

杜滋龄谈人物画

稿源:大为书画网 编辑:廖鑫太 发布时间:2017-01-05 10:09      【选择字号:

  杜滋龄

  杜滋龄,1941年生于天津市,自幼喜爱美术。198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为中国美协会员,美协天津分会副主席,天津市文联委员,中国画季刊《迎春花》主编,曾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主任。擅人物,兼及山水、花鸟,所作笔墨秀雅,富传统技法之意蕴,造型准确生动,无认是古代人物或现代题材,均能自出新意。

  访谈人物:杜滋龄(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南开大学教授)

  访谈主持:刘海勇(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系副主任,硕士生导师)

  刘海勇:请杜老师谈谈当年选择报考浙江美院的经过。

  杜滋龄:我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来到了浙江美院(现中国美术学院)读研究生。我当时原本是想去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的,由于在出版社当美术编辑,因为那年单位不让我考,就这样错过了一年。那时央美的人物班是叶浅予先生带的,叶先生是我老师,他和我的师傅一样,在我19岁时就认识了。第二年,中央美术学院又在招生,我还想考,因为这里离家近,后来叶先生说这一年没有人物班,只有山水花鸟班。我是画人物的,但觉得学学山水花鸟也挺好,但叶先生说,你还是去报浙江美院的人物班,因为浙江美院比较重视笔墨和传统技法。

  后来我就决定考浙美,当时我38岁,已经快要到报考年龄上限了。在浙江美院我体会到整个浙江地区的人文气氛和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当时浙江美院有潘天寿先生、吴茀之先生、顾坤伯先生,还有浙派人物画的周昌谷、方增先、李震坚、宋忠元、顾生岳等这些老先生们,他们多年来实践,那时的浙派人物画已经取得了相当成就。他们很多人开始是学习西画的,后来转到中国人物画,他们对传统的认识、对中国画的见解等,对中国画的发展进程起很大作用。那个时候学校还有林风眠、黄宾虹这些大师,所以整个的学术气氛就不一样。浙派的人物画和北方的人物画要求相比,更集中在传统、现代的相结合,比如它很重视造型和笔墨处理。我有幸能到浙江美院来读,有时候在想这就是我的命运。

  刘海勇: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当年中国画人物专业考试的情况。

  杜滋龄:当时考学的时候,浙江和北京也不一样。浙美特别注重笔墨的修养、造型、理论、速写,而且当时我们还考了插图,这是别的美院不会考的。考试时方增先先生给每位学生发一本杂志,翻到杂志的第19页,阅读一篇短篇小说,根据文章内容画一幅插图,这就是一门考试科目。还有速写考试,我们在校门口集合,老师把我们带到体育馆,组织一场20分钟的女篮比赛。运动员都是穿着短袖短运动裤,开始比赛后两队队员跑过来跑过去,这可是考验真本事的,没有造型基础,又是动态的对象,你说怎么画?结束以后又把大家带到体操馆,画运动员在平衡木上做动作,虽然动作相对稍微慢一点,但也很考验造型能力。举这两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浙江美院的要求有多高,同时期别的美院大多就是找个模特坐在那里画速写,静止状态要容易很多。我原来画过一些体育的速写,所以还算擅长,静止的和动态的都没有问题,后来就顺利考上浙美了。

  刘海勇:您在浙江美院读书时的硕士导师是浙派人物画代表之一的李震坚先生,请您讲讲从学时的一些体会。

  杜滋龄:浙派几位代表人物画家中李先生年龄最大。他的西画底子很好,造型能力都没有问题。另外,他在用线和造型方面要求很严格,画模特时捕捉瞬间感觉的能力很强。我看他画画,刚开始勾勒的时候感觉就像画速写一样,但也有笔墨变化,在铺颜色的时候就注意冷暖色彩变化。所以画完之后,和起初变化很大,非常完整。我们这个班是两年制的,李先生安排的课程是半年画人体。学生们会感觉有点枯燥,因为对象没有衣纹的变化,就是整天对着模特画,天天如此。

  山水班,陆俨少先生安排的课程是半年临摹,基本上是以元四家和明清为主。我当时特别不理解这样的安排,后来才知道老师的苦心,所以那个班的同学基本功就特别扎实。李先生和陆先生的教学思路是一样的,要求把画画的基本功训练到位。我是北方来的,当时到浙江来看这里中国画感觉很不一样。在北方看得都是叶浅予先生、黄胄先生他们的作品,到浙江来看到方增先先生他们的人物画就觉得特别“率”,因为他们吸收了很多中国花鸟画和山水画皴擦点染的技法在里面。但是浙派人物画也有缺点,就是画一两个人还行,人多的时候就会容易显得单薄。因为它都是一遍完成的,相对黄宾虹先生的画,他的积墨,一遍遍地往上画就会显得厚重。而北方的画法容易死板,有时候笔墨上不是那么的讲究,也会太过素描,缺少中国画线的感觉。比如你在画模特时,你要对他的结构了解,再去捕捉最能表现情态的表情,这个还需要默写的功夫。画的时候要轻松,不能把人物当作静物画,要抓住人物的心里状态。

  我在浙江美院读研究生时,周昌谷先生病了,我去看望他,他并不认识我,但后来聊了就知道,本来是他来带我们班的。我们聊了很久,主要谈论的还是中国画的线,之后的我就琢磨,在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注意线的练习,而中国画的诸多面貌,我觉得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在用线上,好的画家就是在用线上讲究。周先生就说我的画里中锋用笔很好,加强自己线的练习,线的好坏和书法有关系,把字练好,自然而然的两者就柔和到一起了,这就是用线的一种习惯。

  刘海勇:请您给后学们提一些学习中国画的建议。

  杜滋龄:那时候我们就是白天画模特,晚上李先生带我们去资料室里翻画册,自习。就是这个学习和实践的过程,给了我很大帮助,希望你们也能珍视在美院的时光。另外,你们学习中国画不要单一,人物、山水都要画,我带学生要求他们几点:一,别临我的画;二,要多画山水,因为山水画里的皴擦点染技法比较多;三,多画速写;四,多练习书法。我也常告诫学生画花鸟,千万不要画成图谱,在了解了结构之后,把自己的一些想法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