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网  >  文娱  >  美文  >  生活随笔

关于写作

稿源:中国兰州网 编辑:周苗苗 发布时间:2015-11-06 15:53      【选择字号:

  一直不敢用“写作”这个词,觉得那是只有大师们才能配得起的字眼;也不敢用“作品”来称呼自己的文字,因为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功力尚浅的码字工。

  我没有所谓的天赋。从小最头疼便是作文,说明文尤其甚也。看着图片,托着腮帮子,拧着笔头,硬是写不出200字以外的范围。

  我很懒。老人常说,勤能补拙。但是我又懒又拙,既懒得模仿好的作文,又懒得“写烂三千笔头”。每次写作文总是得过且过,数着字数落笔,只要超过最少字数限制就算光荣完成任务。

  可是,阴差阳错,我大学读的是中文。每每老师要求的写作作业我总是会得到宿舍里最垫底的评语。看着班里其他同学在班报上挥斥方遒,激扬文字,又是白话,又是文言的,总是让我羡煞不已,恨自己怎么如此愚笨。但是恨的感觉只是仅存于刹那之间。

  毕业后,我进入行政机关谋生。命运又跟我开了一次玩笑,竟然被领导安排为公文写作。领导认为学中文的人应该都是一个合格的写字匠人,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我竟然是个例外。第一次写的公文差点没让领导的脸变绿,而我看着那张发怒的脸竟然能说出,我是学汉语言文学的,没学过秘书学和公文写作。那张愤怒的脸欲说言止,恐怕当时踹我出门的心都有。接下来的工作生活如炼狱一般,经常是拿着手中的初稿被领导骂得狗血喷头夺门而出,擦干眼泪后苦战于公文之中。加班是经常,不加班是庆幸,私下的夸奖更是难得的恩赐。那时的我只要听见限时要写出汇报总结之类的公文,头皮就发麻,拿根绳死了的心都有。

  几年的锻炼下来,仿若初入了门道,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初级合格的小裁缝。在别人的认可之下,得到了一个别人都愿意承接的苦差事。每天从修稿别人的公文修炼起,一时间竟也能一扫眼就分辨出好与坏,不恰当在哪里。也是从那时起悟出,公文并不是块冷冰冰的钢板,而是一个可以赋予情感的写作载体。在一次用心尝试得到认可后,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写文,爱上了码字。这时,对于我而言,写文不再是一件痛苦地抹脖子的事情,而是一件可以让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情。

  公文是谋生之本,而自己的文字则是更多承载了自我内心的真实。这些年,自己总是断断续续地在写自己想写的文字,写的欲望总是在一瞬间拾起。那些只能被称之为鸡汤的文字,是自己的笑,自己的泪,自己的情感与付出,是点点滴滴的我。这时的我只愿觅得一个能用文字懂我之人。

  写为自己,写为他人。写是一种自我疗愈的过程,写是自我沉淀的积累,写是心灵的释放。我迷恋着花间月的温婉舒雅,又妄袭着大江东去的劲爽豪迈。闭上眼,幻想着自己跨马驰骋在广阔的草原,幻想着自己随着驼铃行走在无垠的沙漠。这一刻,“文字”是胯下之马,是叮当作响的驼铃。

  身在世俗羁绊的我,只能用文字去实现无羁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