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网  >  文娱  >  美文  >  情感倾诉

悼二舅母

稿源:中国兰州网 编辑:周苗苗 发布时间:2015-11-06 15:53      【选择字号:

  最后一次和她说话是今年端午节的时候,全家一起吃饭,饭桌上的她气色就不是很好。敬酒时,她还说起我这些年的不易,说起日渐老相的父亲,说起时间过的真快母亲离世转眼间已是多年。

  两个月后的一个清晨突然得知她脑动脉肿瘤破裂进了医院的icu。进院两周后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看见她出了手术室推入病房的那一刻,我哭了,觉得是老天眷顾,给了她第二次重生的机会。手术结束的那一个星期内,我们不断从护士那里得到消息,人是清醒的,人是有自主意识的,每每送过去的饭食也是吃的一干二净。我们都以为她可以早早渡过术后危险期,进行下一步的恢复治疗。她还可以是原来的那个她。

  可是,一个星期后,情况急转直下,持续的发烧、持续不断产生的脑积液,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从icu转出后,我们去看她,人平静的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因为是刚抽完积液取掉了一块头骨的地方凹陷着,所有的反应都是本能的,人已经是无意识状态。那时,我们还存于一线希望,希望她能整体平稳下来,尽快接受引流管植埋手术。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炎症导致的发烧让手术一推再推。十一长假之前,她被接回了家中。我们都明白她这是做人生最后的逗留。她依旧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家中,自己的那张床上,身旁陪伴的是她最亲的亲人,可是一切熟悉的场景,她却已浑然不知。你叫她,你摸着她的温热的手,她没有丝毫反应。看着她的模样,我脑海里闪现的是一幕幕她往日的身影。

  她是我的二舅母。去年的她才刚刚过完60岁的本命年。我叫了她35年的二舅母,以后却再没有了这样的机会。

  她和二舅相识于工作单位,那时他们都是化纤厂机修车间的实习工。二十出头的他们就这样相识,相恋,成为了彼此的那一半。姥姥说,二舅因为个矮瘦削,很不受杨家奶奶爷爷的见待,总是出面阻挠着二舅的恋情。二舅过年过节拎去的礼物总是被扔至门外,自己也遭受着杨爷的冷眼。也是因为二舅母的坚决和二舅的坚持,他们最终成为了一家人。很多以后,杨爷在病危弥留之际,声声呼唤的却是二舅的名字,拉着二舅的手付以重托之意。

  二舅与二舅母的在这一世是感情极好的。二舅说,他们几乎是时时刻刻在一起,上班在一起,下班在一起,一起出去玩,一起出去和朋友聚会。几十年了,分离的日子屈指可数,两次是出差,再一次便是二舅母病危住在医院的日子。我想,将二舅母从医院接回家既是无奈的选择,也是最后的陪伴。既然无法挽回,陪伴与放手也是爱最好的表达方式。

  二舅母姓杨,是地道的兰州人。在正宁路附近曾经有一个杨家大院,这便是二舅母出生、长大的地方。记忆中的杨家大院是一个古旧的宅子,几进几出的院落,旧式的大门,一进大门便是带有廊沿的屋子,现在想想应该是典型的兰州四合院的建筑。我没去过几次,每次去都感觉像迷宫一般,跟在二舅、二舅母身后随着妹妹向太太们、爷爷们、舅舅们、姨姨们问好,总觉得大院里住着无数的长辈们,一圈的称呼下来是一件并不轻松的功课。

[1]  [2]  下一页  尾页
  • 相关新闻